办公电话:0791-83839887        值班电话:18070139119
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心者研究 文章详情
南昌股权律师|ofo欠款高达20亿,总部已人去楼空,是什么终结了ofo
2020年07月-31日 | 江西心者律师事务所

ofo欠款高达20亿

2014年共享单车ofo小黄车横空出世,满大街都可见人们骑着小黄车的身影。然而作为曾经的共享单车市场的领军企业,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从巅峰走下神坛,2018年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凤凰自行车起诉,同年被多家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南昌股权律师|ofo欠款高达20亿,总部已人去楼空,是什么终结了ofo

 

2020年7月28日,据媒体报道,ofo总部已经人去楼空,官网、APP、公众号等渠道公开的地址已经无法找寻ofo的踪迹。天眼查信息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另一方面,ofo债台高筑。小黄车ofo退押金排起的线上长队,可能是人类退货历史上最长的队伍了——超过1500多万人被波及。很多人由此感叹,这竟是我这辈子排过最长的队,存款还没过七位数,排队已经超过七位数了……按照每位用户99元来计算,ofo的债务总额接近15亿元。不仅如此,ofo的供应商也在排队等待ofo退款,该公司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了5亿元,供应商对媒体表示要回欠款已经不抱太大希望。

天眼查数据显示,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注册资本为15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陈正江,经营范围包括自行车租赁服务、通讯技术开发、产品设计等。根据其股权结构,该公司由OFO(HK)Limited全资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共计被执行人信息266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45条,即俗称的“老赖”。同时创始人戴威及ofo公司收“限制消费令”多条。

是什么“杀死”了ofo?

2018年12月20日 ,马化腾在朋友圈留言指出,ofo溃败的原因在于否决权。

而欢聚时代董事长兼CEO李学凌转的观点说:

ofo的真正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目前,戴威、阿里、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5个一票否决权,啥事都不通过。很多创业公司不太注意法律的设定,留下很多的法律漏洞,这样的情况下对公司来讲可能造成致命的威胁。国内的律师事务所一般都不太专业,所以也是一个非常头疼的原因。

曾经的Uber中国高级副总裁、现今日头条企业发展高级副总裁柳甄说:错不在于一票否决权,而在于谁有否决权?

据悉,在ofo董事会中,最初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是戴威、滴滴、经纬、朱啸虎,不过,朱啸虎在2017年12月初退出了。

我们常说,一家公司一定要有一个拍板做决策的人。股权是对公司的终极权力,公司最重大的事项通常是基于股权由股东(会)决定。因此创始人绝对控股(占股比例达2/3,至少51%)或相对控股(持有公司股权最多)的条件下,基本可以把握公司控制权。但实际上,创业公司在多次融资过程中,创业者的股权会不断被稀释。举例而言,A、B两人创办公司分别持有70%和30%的股份。天使投资人出资后,占股10%,创始人股权会被等比稀释,因此A、B两人股份变成了63%和27%,剩余10%为投资人股权。一家公司从创立到成功上市可能要经历很多轮融资,股权稀释不可避免,因此很难通过控股权来维持公司的控制权。

ofo成立至今,共进行了多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近150亿元人民币。

在这几轮融资中,创始人戴威的股权被不断稀释,最后只剩下一票否决权,在没有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下,多个股东都可以动用手中一票否决权,阻止ofo重大决策的通过,并直接决定ofo的生死。根据媒体报道,ofo的几次重大决策,都被戴威或者滴滴行使一票否决权而搅黄了。

因此,企业股权设计中,非常忌讳多个股东都拥有一票否决权,而没有控股股东。可以尽量让多个股东共享一个一票否决权,让他们相互制约,日后遇到重大决策,只有享有一个一票否决权的股东全部同意后,方才行使该权利,无形之中限制了一票否决权被任意单个股东肆意使用而出现类似于ofo股权僵局的风险。

南昌股权律师|ofo欠款高达20亿,总部已人去楼空,是什么终结了o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