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电话:0791-83839887        值班电话:18070139119
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 首页 心者研究 文章详情
鲁南制药创始人海外“托孤”,受托律师竟然“狸猫换太子”?
2021年07月-27日 |

近日,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商业法庭公布了一份长达84页的判决书,纠缠了4年之久的鲁南制药股权纷争终于有了阶段性结果,经法院判决,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文简称“鲁南制药”)创始人赵志全之女赵龙一直实际拥有信托基金所代持的鲁南制药25.7%股权,为公司大股东,而赵志全生前“托孤”的王某律师夫妇通过设立公司、信托方式,企图将赵龙应持有的股权转走,严重违反了信托条款,此外鲁南制药则对案涉股权没有所有权。

鲁南制药股权纷争的重要原因:所托非人!

上世纪90年代,为了让鲁南制药享受中外合资企业的税收优惠,鲁南制药创始人赵志全委托海外公司代持了25.7%的股权,之后该股权交由国内知名“红圈所”合伙人王某律师夫妇在美国设立的凯伦公司,再交由王某的美籍妻子魏某的安德森公司代持。

然而,赵志全2002年就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去世之前曾多次向王某及其妻子魏某表示,要将自己所持有的安德森的股权及该公司名下财产全都转让给独生女赵龙,同时授权赵龙行使“赵氏信托”下的所有权利,并且签订了相关信托协议,并由赵志全、王某夫妇和赵龙三方签字确认。

赵志全并不知道自己所托的非人,在赵志全去世后,王某夫妇却新设立并持有的嘉德价值投资公司、中智投资控股公司等公司,转移安德森公司的股权,密谋一招“狸猫换太子”,赵龙对此一无所知。在之后的2017年,王某拿出一份《代持协议》声称赵龙及其母亲不是该代持公司的股东,该公司所代持的股份与赵龙无关,企图吞并“托孤”股权,鲁南制药高管也虎视眈眈,企图将安德森公司所持有的股权还给鲁南制药。为夺回控制权,2017年8月,赵龙向英属维京群岛的东加勒比最高法院提起诉讼,并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漫漫维权路。

家族信托最大的风险:道德风险!

由于家族信托结构复杂,期限短则几年、长达上百年,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和风险,如法律、操作、市场等诸多方面的风险。对于委托人及受益人来说,最大的风险为家族信托受托人的道德风险,即受托人蓄意违规违法或与受托人的利益主体串通,谋取自身利益而给受益人带来损失的可能性。此种风险在本案中体现淋漓尽致,甚至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也认为,王某夫妇以及鲁南制药张贵民阵营的证人“完全缺乏诚信”,基于此怎能期许其能做好家族信托呢?

如何有效防范家族信托道德风险?

1.选择中立性,并具有经验丰富的团队做家族信托的设计和规划,最大程度地避免个人单独介入中饱私囊,陷入道德危机。

2.对家族信托核心资产做指数化、分散化,进行全球化配置,避免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与此同时尽可能做到可视化,便于长期有效监督。